第107章

风雨小说网 www.fengyuxs.com,最快更新江山不悔最新章节!

????大部分人留在山腰,几名资历、武艺较高者,随步千洐入了草庐。破月见到众人亦是十分惊喜。大伙儿聚在一起说了一阵话,待听到这么多人都来投靠他二人,破月哭笑不得,心想完了,这刚找好的落脚地,如今被你们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只怕住不成了。

????破月打趣那些汉子:“或者……你们投入我清心教吧。”

????步千洐立刻笑道:“夫人这主意甚好,你们都投入清心教吧。”

????清心教姑姑喜道:“好!甚好!”

????汉子们却个个呆若木鸡,死活不干。步千洐这才真诚道:“如今众望寄托于我,我很感动。但我二人如今被朝廷追杀,不想牵连诸位。况且我如今只想好好照顾月儿,不欲再理江湖事。我又不是将军了,如何再带领你们?”

????众人面面相觑,都是不甘心。反倒是刑堂一位弟子沉吟片刻,提了个建议:“步大侠何不自成门派,将大伙儿收入门下?”

????清心教姑姑附和道:“我看刑堂兄弟此计甚好。若是怕牵连大家,对外就称刑堂堂主是掌门。姑爷处理门派事务,可好?”

????众人纷纷叫好。步千洐有点心痒,但他从未做过江湖掌门,实在是不会,还是摇头。

????破月却另有一番计较,不等他拒绝,点头道:“夫君,我觉得此计甚好。就这么定了吧。”步千洐吃了一惊。他却不知,破月想的是,他是个洒脱性子,真要他每天陪着自己,别说他无聊,她都受不了。这些人无处可去,有他们做伴,称兄道弟倒也不会无聊。

????不仅如此,破月还说:“姑姑,恕我直言,咱们清心教在江湖上声名狼藉。如今我做了教主,自不许那些龌龊事再发生。我看不如将清心教跟我夫君的教派合并。咱们成立个新门派,以崭新面貌重回武林,岂不妙哉?”

????姑姑思索片刻,点头笑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

????步千洐见成立新派已是板上钉钉,也不忸怩,朗声笑道:“好吧。那新门派叫什么?”众人见他首肯,都是喜出望外,七嘴八舌议论起来。不过,如果破月能提前知道大伙儿(包括步千洐)都觉得“神龙教”好听,她是万万不会提到他们修炼的是玉涟神龙功的。

????数日后,一个崭新而神秘的门派“神龙教”,以前所未有的浩大声势、强硬姿态,在大胥崛起了。他们门风严谨、武艺高强、惩恶扶弱,且与江湖数个门派渊源极深,很快一跃成为大胥第一大门派。

????有知情的武林前辈高深莫测地对后辈说,神龙教掌门其实不是杨修苦,而是两位传奇的大英雄。源源不断的年轻人,怀着对正义和武学的热切向往,跑到缚欲山下,报名参加神龙教的弟子甄选。

????四个月后。

????天空碧蓝、烈日无风。葱绿的树叶在日光下发出耀眼的银光,无形的炎热气浪把空旷的山谷填得满满的。

????步千洐穿一身黑色劲衣,负手站在一块巨石上。日光将他照得闪闪发亮,汗水侵蚀了他的衣襟,像一尊湿漉漉的雕像。

????三百余人,有男有女,也穿着相同的黑衣,在他面前平整的谷地,站成方阵。每个人表情都很严肃,也很煎熬。汗水从眉头滑下来、蚊子在手背上叮咬……这些都不能令他们有丝毫动弹,不是不想,而是不敢。

????终于,步千洐眉头微微一扬,高声说:“歇息一炷香。还有一个时辰。”

????“啊?”无数惊讶、郁闷的声音。众人全如烂泥般倒在地上,扇风、赶蚊子、喝水。有的干脆以头撞地,想把自己撞清醒。

????“大、大师兄!”有年轻的白衣女子大着胆子娇滴滴地问,“咱们是武林门派,又不是行军打仗。为何要站军姿呢?”其他人见有出头鸟,立刻附和。

????唤他大师兄,是因为杨修苦是挂名掌门。新弟子大多只知道有大师兄大师姐,大多不知二人身份。

????步千洐笑道:“身体乃练武之本。你们连三个时辰军姿都站不了,如何修炼绝世武艺?想当年,我与你们大师姐,可是每日站足五个时辰!休要多问,个中法门自有最勤力者方能窥探!”

????他说得高深莫测,众弟子又惊又疑,但多半还是信了。也有人抗议:“可是师兄,我只想当武林大侠,不想当将军。站军姿也就罢了,为何还要练习兵阵变化?”

????步千洐被他问得老脸一红。

????这几个月,他将玉涟神龙功的一些基本心法、招式拎出来,编了套入门版的功法,教给男女弟子,众人武功大进。他又将自己修习过的其他武功,根据各人特点传授。众人见他如此不藏私,对他极为崇敬,来投的弟子越来越多。

????眼见弟子已有一千多人,他对着个千人队,难免手痒,开始排兵布阵。此时见有人质疑,他也不解释了,呵呵笑道:“当初是你们逼我做这个大师兄,如今就得按照我的喜好来。好了,时辰到了,都给我站直了。谁动一下,小心我的鞭子。”

????众人叫苦不迭。原来除了跟随步千洐的老兵,其他江湖人多半觉得他性格直爽、很好相处,又哪里知道他练兵时的铁腕冷血。这几个月下来,无论游侠还是清心教女弟子,几乎都被折磨得脱了好几层皮。可他们又不甘就此放弃学习神功,于是痛并快乐着,咬牙继续坚持。

????步千洐看着日光下整齐的兵阵,满意之余,有点惋惜。虽然江湖中人性格往往桀骜不驯,但他不信不能打造出一支强悍无比的神兵。只可惜,过过干瘾吧。

????春去秋来。

????澜州位于大胥南部,沿海,气候湿热。隔着陆地,还有数座小岛,有的住着渔民,有的荒无人烟。

????立秋这日,阳光温煦,海浪碧蓝。步千洐穿着黑色短衫,扛着鱼竿走上沙滩,远远便瞧见媳妇儿躺在日光下,像一尾白嫩嫩的鱼。

????创立神龙教半年后,一切渐渐走上正轨,两人闲得无事,便开始游历天下。这几个月,便隐居在此处,与世隔绝,倒也悠哉。

????烤上鱼,两人边吃边笑。忽然,海面上遥遥传来些响动,——那是一艘小船,趁着夜色朝岛上开来。

????“大师兄!大师姐!”

????“步千洐!步千洐!颜破月!”

????此起彼伏的呼喊。

????步千洐和破月都笑了,步千洐高声道:“来者何人?”

????那边沉默片刻,声音颤抖着报上名字,原来是教中几名大弟子。步千洐和破月久未见外人,兴奋地迎了上去。船很快靠了岸,五六个人跃下,快步走过来。

????“你们居然能寻到此处!”破月笑道。

????“我们已在沿海找了五个月!总算找到你们了!”他们又激动又难过。

????“出了何事?”步千洐警惕地问。

????众人对望一眼,神色变得有些悲痛。一名女弟子哽咽道:“原来你们在这荒岛上,一点也不知道。”

????另一人是步千洐老部下,忽然扑通一声跪下,居然哭了:“将军……”

????步千洐一把抓住他的胳膊:“出了何事?大胥战败了?”

????“去年年底,北伐失利退兵。大伙儿都以为没仗打了。谁知一月间,君和的皇帝病死了,新帝下令起兵反攻大胥。

????四个月前,太子殿下和赵初肃大将军亲自领兵,与唐卿在湖苏城会战,十五万大军……被歼灭六万,俘虏五万。太子殿下和赵将军都战死了,君和大军长驱直入,攻下了帝京!”

????步千洐和破月震惊难言,其余各人表情屈辱而隐忍。

????那人接着道:“帝京沦陷,皇帝也在战乱中……驾崩了,二殿下继位。只是……君和大军所过之处,势如破竹。听说,现在只有青仑王还在抵抗君和人,领着五万残军,护送新君往南逃了。将军,岂止是战败!大胥……亡国了!”

????淡蓝色的明净天空下,城池灰暗、沙土飞扬。远山笼罩在薄雾里,日头在山背后镀上一层朦胧的金黄。

????中军大帐修筑在墨官城外二十里最高的山头上,方便观察战局、发号施令。

????山顶上很清静,秋风习习。唐卿穿一身洗成月白色的长衫,腰束青玉带,外裹赤狐裘,脚踩皂色长靴,不似一军大将,倒像锦衣士子,清贵逼人。

????正值日出时分,他阖目靠在太师椅上,苍白的手指轻轻搭在膝盖上,一下,一下,他在听风的声音。

????很快,有人快步上山,打破了清晨的宁静。

????唐卿睁开眼。

????“慕容湛不肯降?”他站起来,翩翩衣袂迎风,“那就打。不过,先叫人去城楼下传话,就说本帅与青仑王神交已久,今日不得已开战,实在痛心。此役无论胜负,卿必善待王爷麾下将士,胥人、青仑人和君和人绝无贵贱之分。”

????副将有些疑惑:“元帅,慕容湛用兵骁勇,今次难得围堵在此,若是不斩草除根……”

????“斩草除根有许多种方法,也有很多时机,不必急于一时。”唐卿眸色温和地看着前方的城池,“如今胥似一盘散沙、士气低迷,我不能让慕容湛这一仗打出骨气,打出血性。”

????副将思索片刻,露出笑容,领命去了。一名僮仆泡了热茶,奉上点心。唐卿吃了半块就饱了,拿起各部送来的急件,缓缓翻阅。过了一会儿,见身旁依然无动静,便放下文书,微笑道:“还不来吃东西?”

????一个靛青色身影,默默从树后走出来,拿起点心,很快风卷残云般干掉,又喝了半壶茶。然后坐在唐卿身旁的矮凳上,迷蒙的双眼望着前方城池。

????“我知你不喜战事。”唐卿柔声道,“你一直在怪我,此次为何攻胥,对不对?”

????“嗯。”十三答道。

????“如今你看我排兵布阵已有数月,明白缘由了吗?”

????“似乎。”

????唐卿失笑:“大胥国破已成定局,如今我便将秘密话与你知吧。此乃绝密军机,休要告诉你的兄弟步千洐。”

????“难寻。”

????“缚欲山神龙教,别说你没去找过。”

????“……”

????“他虽才华横溢,但如今大胥兵败如山倒,就算他来了,也无力回天。”唐卿眸中浮现傲色,只有在亲弟面前,他才会浮现温煦之外的许多种情绪,“我与皇上商议攻胥,诚然存了一统天下的雄心。但最根本的,却是我君和已骑虎难下。此次若不闪电战灭掉大胥,两年之后,灭亡的便是我君和了。阿荼,你忍心国破家亡吗?”

????“绝不。为何?”十三抬头看着唐卿,表示他很震惊。

????唐卿淡笑:“还记得昔日咱们前往胥军议和,遭人暗算吗?起初,我也以为是胥人干的。后来皇上驾崩,对外说是病逝,实则中毒。”

????十三猛然挑眉。

????“我与皇上秘密地顺藤摸瓜,终叫我查出,这两桩事的背后指使者……”

????“流浔?”

????唐卿目露欣慰:“正是。”

????他负手立于坡上,傲然道:“之前我也未想到,鹬蚌相争渔翁得利,区区属国,竟有意天下!

????只是我百思不得其解,就算君和与大胥两败俱伤,瘦死的骆驼比马大,他弹丸小国,为何敢战?我见过流浔国主徐傲,他为人谨慎,是那种不等到十拿九稳,绝不发动的人。所以,他一定还有暗棋,是什么?”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“只有一个可能——他们已与胥的某人,达成了协议。否则当日不可能派奸细潜入两军腹地,暗杀我二人,定有胥人偏袒,而这个人,很可能是急于登上帝位的胥太子。

????“若这个假设成立,那么胥人北伐战败退兵,根本只是表象。他们很快会卷土重来,并且极可能是与流浔国联手。真到了那一天,即使是我,也没有必胜的把握。

????“我猜想流浔只会秘密参战。这样,才能在我们战败之后,建立傀儡国家,以报仇之名笼络人心掉头攻胥。”

????“不是胥?”

????“对,能够建立傀儡国家的是流浔,不是胥。阿荼,我君和****大国,皇帝竟然被流浔下毒,可见其奸细厉害。如今这满朝王公大臣中,又有多少流浔人潜伏?皇上刚刚亲政,根基不稳,容我往坏的方面想一想,整个帝都,说不定大半势力,都已在流浔手里。流浔虽小,呵呵,这些暗招,只怕已筹谋数十年,远在我们两国之上。

????“所以,大胥一战看似君和胜了,实则已内忧外患、四面楚歌。我与皇上商讨了数日,最终决意攻胥。一是想借此麻痹流浔,教他们以为,还未察觉他们的诡计。这样,皇上便能趁机彻查、铲除承阳的流浔奸细。

????“二是此时出兵,能够攻其不备。我已灭了胥,他们的同盟不复存在。流浔孤掌难鸣,以徐傲的性格,绝对会重新掂量自己的实力,不会再贸然进攻。天下大势,自此尽在我君和手中。

????“所以我此次出兵,不是为了侵犯他国,而是将未来的三国混战天下大乱,扼杀于我掌中。我问心无愧,阿荼,你是否明白?”